善啃“硬骨头”的“旋风搭档”

首页

2018-10-06

  周国富(左)与卢景义这对搭档正在分析研究案情。   “我们查完票据后,终于发现了这笔隐匿的款项,果然和你分析的一模一样!”  “这么快就查出来了,真是太好了!有了这些证据,咱们就有底气了。 ”  这是辽宁省凤城市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卢景义打给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周国富沟通案情的一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周国富连日来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同时,也暗自佩服这位好搭档的工作效率。

  卢景义、周国富二人虽然从凤城市人民检察院转隶过来时间不长,却给市纪委监委的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卢景义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军人出身的周国富则心思细腻、沉稳刚毅、经验丰富、善啃“硬骨头”。

这二人被同事们称为“旋风搭档”,关于这个“组合”的由来,还要从二人转隶后不久就参与查办的辽宁省留置第一案说起……  “旋风搭档”大胆“破冰”  2017年11月30日,凤城市监察委员会正式成立。 12月21日上午,凤城市纪委监委信访室来了一位特殊的举报人。

  “我是市妇幼保健院的院长,我有重要情况要举报。

”  “坐下来慢慢说。

”  “我院财务科长兼会计卞某挪用巨额公款。

”  “什么时候发现的,请说一下具体情况。

”  ……  经后来查证,卞某由于深陷“黑彩”无法自拔,于是利用职务之便,屡次把罪恶之手伸向经手的公款。   卞某并非党员,属于监察对象。 丹东是全国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后,在全国率先实现县一级监察委员会全部挂牌的地级市。

受理对卞某的举报时,凤城市监委成立才21天。

在丹东乃至辽宁,以监委的名义调查此类案件无先例可循。

  鉴于此案的特殊性和紧迫性,凤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高星连夜主持召开会议,经过认真分析研判后,决定对卞某立案审查,并成立了由凤城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卢秉凯任组长,卢景义、周国富为骨干的专案组,立即对此案展开调查。   “领导把这么重要的案件交给我们,是对我们高度信任,咱俩可不能掉链子。

”卢景义对周国富说。

  由于此案涉案金额巨大,且案款流向复杂,调查取证工作量和难度都很大。

加上被调查人情绪不稳定,且存在串供可能。 凤城市监委研究决定,向凤城市委、丹东市纪委逐级请示报告,申请对卞某采取留置措施。

经丹东市纪委向省纪委请示报告,批准凤城市监委对卞某采取留置措施。   “不打胜仗决不收兵”  “当我开始接受调查时,我还抱有侥幸心理,交代问题不彻底,还有所隐瞒,自己感觉一切都完了,彻底绝望了。

”卞某后来在悔过书中写道。   虽然一开始卞某有所交代,但随着调查深入推进,卢景义和周国富发现卞某是有选择性地交代,对于其所涉嫌的重大犯罪事实,则企图蒙混过关。 每当问到关键问题的时候,卞某就一言不发,她觉得自己“只要不开口,神仙也气走”。   卢景义对周国富说:“卞某避重就轻是因为她觉得我们没有掌握重要证据,于是就不配合。

我们一定要找出‘铁证’,让她无从逃避。 ”  “对,证据就是我们最大的底气!”周国富斩钉截铁地说。

  在专案组的例行会议上,二人向组长卢秉凯立下军令状,周国富说:“作为全省‘留置’第一案,我们没有办过,别人也没有办过,只要我们充分履行好职责,依法依规进行办理,就一定能啃下这块‘硬骨头’。

”卢景义接着搭档的话说道:“对,咱们想到一块去了,咱们发挥各自的办案经验,互相配合,优势互补,不打胜仗决不收兵。

”此时此刻,两颗沸腾的心产生了激荡和共鸣。   “卞某现在心态非常复杂,据我所知,她的弟弟瘫痪在床,母亲已经87岁高龄了,此前一直都是她在照顾,家庭压力极有可能让她万念俱灰。 ”周国富分析道。   “对,我们一定要从多方面入手,全力以赴化解她的心结,帮助她重拾希望。 ”卢景义很认可搭档的看法。   他们一方面对卞某进行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同时在生活上尽可能给予卞某关心照顾,卞某终于打开心结,放下思想包袱,开始直面自己的问题。

  “关键证据找到了”  卢景义带队查询了从2012到2017年5年来市妇幼保健院所有的账目,核对票据过万份。 对银行、市妇幼保健院、卞某亲属、高利贷、黑彩等诸多涉案环节一一进行外围取证,还奔赴全市21个乡镇向有关人员取证。 整整33天,周国富和卢景义没有回过一次家,卢景义本就瘦削的身材明显又瘦下去一圈,周国富的办公室经常灯火通明……  “关键证据找到了。 ”在堆成一座“小山”的票据里,卢景义终于查到了此案的关键证据。

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搭档周国富,这便有了开头的那一番对话。

在电话中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后,两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周国富和同事对卢景义的外围取证进行分析核对,针对案件中随时出现的问题,再进行下一轮取证和谈话。

案件形势逐渐明朗起来。   “我们已经掌握了你涉案的所有重要证据,希望你不要再隐瞒,如实交代。 ”周国富对卞某劝道。

  眼看着纸再也包不住火的卞某放声痛哭,平静下来之后便毫无保留地交代了贪污105万元、挪用公款675万元的犯罪事实。

  “真心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现在我反而轻松了。

”这是2018年2月7日,卞某在被移送检察机关前的一段话。

在走向警车的前一刻,她缓缓转过身来,向在场的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深深鞠了一躬。

  33天成功办结全省“留置”第一案,其效果和影响不言自明。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办案期间,周国富的父亲正患病住院,为了不影响办案,他无法在床前尽孝。

卢景义的孩子年龄尚小,也因工作原因无法陪伴孩子左右。 谈及此处,二人的眼神都有些黯然,但让他们感到欣慰的是家人的宽容、理解与支持。

  又是一个周末,周国富在办公室伏案疾书,对一份卷宗进行分析整理。

一阵手机铃声后,只听他歉疚地说:“孩子,爸爸现在手头有一件要紧工作,今天不能陪你了,下次一定补上!”挂断电话,周国富稍微整理下情绪,又投入到工作中……(洪飞)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