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网站刊文:两个不一样的6.9%,当前这个含金量更高

首页

2018-11-15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21日讯今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刊发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分析小组杜飞轮、邢伟、洪群联、金瑞庭的题为《两个不一样的%:当前这个%的含金量更高》的文章。

文章指出,2015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均为%。

总的来看,增速相同但形似神离,对应的经济结构和质量效益均存在差异,增长内涵不完全一样,当前这个%的含金量更高。 全文如下:2015年全年和2017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均为%。

两个%都产生于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经济运行都处在合理区间内,但两个数据分别形成于十二五收官之年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之年,发展条件和运行态势有所异同。

前者是经济持续下行过程中市场预期较为悲观条件下形成的,更多反映出经济周期性回落、调速不失势;后者是经济企稳回升过程中市场信心增强条件下形成的,更多体现为经济恢复性反弹、量增质更优。 总的来看,增速相同但形似神离,对应的经济结构和质量效益均存在差异,增长内涵不完全一样,当前这个%的含金量更高。

一、二三产业结构不一样。 实体经济加快向中高端迈进,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占GDP的比重和对增长的贡献有所差异。 前一个%,产能过剩引发工业库存积压较重,工业生产萎缩,增加值增长仅%,创近20年新低。

服务业增长%,明显快于GDP增速。 工业和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和%,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和%。 后一个%,虽然去产能加快推动企业补库存,生产趋于活跃,工业增速回升,但现代物流、金融等生产性服务业加快拓展,健康养老等幸福产业和新兴服务竞相迸发,压低了工业经济的比重和贡献,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提高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60%。 二、三大需求贡献不一样。

扩大有效需求成效积极,需求结构不断改善优化,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存在差异。 前一个%,外需不振导致出口疲软,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消费发挥稳定器功能,投资稳增长的关键作用突出,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

后一个%,外需内需联动,世界经济形势总体趋好,出口连续下降局面得到扭转;虽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到个数,但补短板带基础设施投资发力,转型升级提振制造业投资,有效投资呈稳步扩张态势;消费结构升级带动消费规模稳定扩张,个性化产品的消费需求增长迅猛,消费主引擎作用更加突显,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 三、区域经济差距不一样。 地区经济分化中优化与恶化并存,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发展协调性不同。

前一个%,经济普遍下行中地区加剧分化,资源类、重化型产业密集省份经济出现大幅下滑,东北地区投资降幅超过双位数,与增速最高的中部地区相差个百分点;省份间GDP增速最多相差达8个百分点。 后一个%,经济在分化中改善,东部、中部、西部地区经济增长率差距缩小,困难地区经济恶化局面得到遏制,东北地区工业增加值已实现转降为升,投资降幅大幅收窄。 四、新旧动能力度不一样。 动能转换的关键期,新旧动能在经济中规模、比重和释放的能量有所变化。 前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处于起步阶段,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还比较零散,新动能规模较小、比重较低,难以抵补传统动能下降的缺口。

后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过剩行业加快市场出清,传统产业加速改造提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持续升温,新增市场主体方兴未艾,四新经济蓬勃发展,工业机器人和电子商务、在线医疗、共享单车等互联网+新动能加快集聚扩散,规模比重明显提高。

五、企业经济效益不一样。 市场预期和供求关系变化,企业生产经营扩张信心、意愿和盈利能力差异较大。 前一个%,市场需求持续低迷,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经济效益持续下滑,利润负增长,生产越多亏损越大导致企业扩张动力和能力均不足。

后一个%,工业走出结构性通缩阴影,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等先行指标持续向好,市场需求回暖,规模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提高到多年难得一见的6%以上,利润增速高达20%以上。

六、政策支撑条件不一样。

世界主要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变化,我国政策主基调未变,但方向进行了微调。 前一个%,不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普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我国也连续多次降息降准,积极的财政政策持续加码,遏制经济持续下行。

后一个%,全球五大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均发出货币政策紧缩信号,美联储已连续加息4次,欧洲、日本等零利率、负利率时代也将宣告结束。 我国积极财政政策在优化支出结构的同时,更加注重减税降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稳健的货币政策根据形势变化调整为稳健中性,广义货币供给(M2)%的增速刷新历史新低。 综上所述,两个%不是经济冷热程度的不一样,而是两者面临的宏观动力、微观活力、市场预期和供求关系不一致。

虽然后者更多表明经济周期在变化、结构在优化、质量效益在改善,但经济运行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困难和矛盾尚未得到根本性解决。

如果说在前一个%形成过程中更多发挥的是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遏制经济下行势头,促进经济平稳运行。

那么在后一个%的基础上,就应顺势而为,因势利导,更多地化解结构性矛盾,巩固经济稳的格局,夯实进的基础,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